位置:首页 > 加盟资讯 >

辽宁食品工业改革开放40年回顾与思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5 14

  2018年,中国改革开放走过40年。改革开放,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伟大历史性创造,践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生动社会实践。改革中国时代精神,这种精神就面向世界,拥抱未来。回首40年,沧海桑田、日新月异,我们才知道已经走出多远,但走得再远都不能丢掉初心,忘记来时路。     抗战胜利后,辽宁工业包括食品工业分别受到日本战败前、苏联拆迁以及国民党战败前破坏,整个工业体系受到严重破坏。1948年11月,沈阳解放,标志着东北全境解放,辽宁食品工业随即对没收官僚资本企业、手工业、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,食品工业得到迅速恢复和较大发展,到1952年,全省食品工业企业达到2470家,工业总产值6.46亿元,比1949年增长3.3倍。但由于产业结构不合理及其他多种原因影响,食品供给仍然紧缺,从1953年粮食计划供应开始,大量民生商品包括绝大多数食品开始凭票供应或限量供应,比如粮油、啤酒、糖果、豆腐都需要凭票供应。面对重重困难,辽宁食品工业迎难而上,坚持稳步发展,到1978年全省有食品工业企业1073家,产值达24.1亿元,1949年16倍。     1978年,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这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发展重要转折点,会议确立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总目标,提出了改革开放伟大决策。辽宁食品工业适应市场、参与改革、自我革新,40年,虽历经风雨、多次起伏,但在大经济波动中仍较好地发挥了稳定器作用,作为辽宁发展重要产业地位更加巩固。     40年发展回顾:跌宕起伏
  80年代:黄金发展期     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辽宁食品工业按照“调整、改革、整顿、提高”方针,对内搞活、对外开放,极大地调动和激发了企业发展活力,食品工业呈现快速发展态势。1984年,全省食品工业总产值39.25亿元,占全省工业产值6.8%,特别啤酒行业发展迅猛,产量占到全国12.9%。     1984年,大连经济开发区成立,外资食品企业开始落户辽宁,农业农村改革巨大成功也带动了乡镇食品企业发展,食品价格逐步放开和大量待业青年促进了个体私营企业快速发展。这一时期,尽管其它所有制食品企业出现蓬勃发展,但起主导作用国营食品企业。     八十年代中后期随着经济发展过热、通胀加剧,国家开始治理整顿,国有食品企业技术设备老化、体制机制僵化、竞争力下降等多年来积累深层次矛盾逐渐暴露,发展疲态开始显露,为90年代初衰退埋下伏笔。而同期其它经济类型食品企业却得到了长足发展与进步。尽管如此,1990年全省食品工业总产值达到91亿元,接近改革开放前4倍。     1981年,为推动食品工业发展,国家成立了食品工业协会,辽宁也在同年成立了省级食品工业协会,承担全省食品工业“统筹、规划、协调、服务”行业管理职能,此后近40年时间里,成为来年食品产业发展推进统筹机构,为辽宁食品工业发展做出了不容忽视、积极有益贡献。     90年代:先抑后扬,开启近二十年稳步发展     进入90年代,改革开放不断深入,随着市场经济主体地位进一步确立,市场已由卖方市场悄然转入了买房市场。而辽宁食品企业,特别国有食品企业受“双轨制”影响,市场化改革并不充分、不彻底,经营理念和适应消费需求能力与发达省份企业相比差距不断加大,到90年代中期,辽宁地产品在大中城市市场占有率不到4成,白酒、饮料等不足3成。     1996年,时任省长闻世震在朝阳酒厂调研时第一次提出了要实施“北水南调”“北粮南运”工程,以酒饮料及粮油加工快速发展带动全省食品工业发展,之后又提出了促进食品工业发展二十四字方针“强化管理、提高质量、培植名牌、开拓市场、稳定发展、树立形象”,在全省上下掀起了共同推进食品工业发展高潮,辽宁禾丰牧业、沈阳德氏、辽阳富虹、营口鲁冰花等企业都在这一时期创建并不断发展壮大起来。到1998年,啤酒白酒、饮料地产品市场占有率均突破了80%。     此后十多年里,辽宁食品工业虽经历了2001年加入WTO,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、三聚氰胺等事件冲击,但行业整体基本保持震荡向上发展态势。2010年以来,辽宁食品工业连续3年两位数增长,并在2013年有规模以上食品企业2088户,主营收入达到创纪录5959亿元。但在繁荣背后危机正步步临近。错综复杂国内外环境,中央一系列反腐倡廉制度陆续出台,都为食品工业未来发展蒙上一层阴影,特别在高速发展几年中,有关部门及企业瞒报虚报经济指标现象比较严重,更为日后快速下降埋下苦果。     新常态几年:高速发展模式终结,快速下降后进入蛰伏     从2014年我国经济进入“三期叠加期”,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。同时受市场需求低迷、结构性产能过剩、有效供给不足等影响,辽宁食品工业发展出现向下拐点,2014年主营收入同比下降6.1%,2015-2017年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“三降一去一补”等政策,以及营商环境恶化、压实数据等因素共同作用下,辽宁食品工业呈现持续快速下跌态势,至2017年底,规模以上食品工业企业数和主营业务收入分别降为1062户、1888.5亿元,全国排名也跌至19位。     经过连续几年快速下降,过剩行业产能已基本出清,行业短板正在补齐,新发展动能不断聚集,新业态、新模式有序推进,行业运行企稳复苏迹象明显,行业新一轮发展即将拉开大幕。     2005-2017数据:喜忧参半,厚植基础渐成     辽宁食品工业总体数据看,2005年到2017年,呈现倒三角状:2005年到2010年,辽宁食品工业趋稳上升;2011年到2016年,数据光鲜转入负增长态势,整体低迷;近两年,逐步探底并趋于稳定,步入上升轨迹。     一与全国食品工业对比。辽宁食品工业2010年后遇到了严峻形势,整体呈现下滑趋势,食品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也明显下降,2017年仅为2.2%,对企业未来生存造成了较大压力。2015-2016年,辽宁食品工业总体运行状况、运行质量要好于全省工业平均水平,利润占比权重较大,维持在15%左右;2017年,通过转结构、供给侧改革等方式,大力整合煤钢铁行业,利润呈现快速增长态势,而在全国行业位次下移较多,排出前20;2017年利润总额在辽宁工业比重仅占4.11%,同比2016年下降了11.2个百分点。     二从细分各行业。农副食品加工业仍占首位,近几年主要指标(规模以上企业、主营业务收入、利润总额等)虽然逐阶下降,但占比情况大致趋于稳定,2017年细分行业排名前10行业企业数685户,占比64.5%,主营业务收入1505.8亿元,占比80.0%,利润总额33.1亿元,占比52.2%;2017年,酒饮料精制茶以8.47%规模以上企业数量占比(同比去年减少2.82个百分点),贡献了27.16%利润(同比去年增加8.91个百分点),运行质量要优于其他细分行业。     三与农产品加工业对比。近年来,辽宁工业发展遇到了严峻形势,辽宁食品工业受全省工业大势影响,总体运行状况也处于下滑趋势,但在农产品工业中贡献权重仍处于首位,占比虽逐年递增,但盈利却有所下降。     四与区域内其他省对比。 2005-2010年期间,辽宁省与同出东北黑龙江、吉林相比,食品工业发展均居明显优势;近几年,辽宁食品工业虽低谷爬升,持续走低,但占东三省权重依然较大。     五省内各市发展情况。从2017年数据来看,主营业务收入合计超过百亿有5个市;户均主营业务收入超过全省平均有4个市,其中:营口市最高,户均4.72亿元,比全省户均高2.94亿元;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超过全省平均有7个市,其中:本溪市最高,达到4.57%;规模以上企业户数占工业比重超过全省平均水平有7个市,锦州、铁岭、丹东分占前三位;沈阳、大连两市规模以上食品企业合计544户,主营业务收入合计1043.1亿元,利润总额合计28.2亿元,分别占全省食品工业51.2%、35.6%、40.6%。     六主要产品情况。2005-2017年,啤酒以外主要产品排名、占比均有所下降,精制食用油、乳制品、白酒全国同行业排名下降较为突出,如:白酒产品从2005年第4名,下滑到25名,占全国比重0.2%,同比2005年下降了7.29个百分点。     七品牌建设情况。2005-2017年,辽宁食品名牌产品占全省名牌产品比重一直在固定范围内上下波动,大约占1/4左右,虽然运行低靡,但辽宁推进食品对品牌、品质、品种工作依然十分重视,成效明显。     40年改革成就:沧桑巨变,硕果累累     食品工业门类齐全。1978年,辽宁食品工业门类还不齐全,大约仅有30个类小行业。截至2017年末,辽宁食品工业基本覆盖了全部4大类,21个中类,56个小类食品行业。     产品产量充足丰富。到2017年,从可对比产品看,植物油年产量由1978年6.02万吨增长到158.2万吨,罐头由3.86万吨增长到16.33万吨,啤酒由5.75万吨增长到219.5万吨,碳酸饮料由1.0万吨(1980年)增加到63.78万吨。另外,冷冻水产品、啤酒、碳酸饮料产量分别位居全国第5、6、8位。     科研实力不断增强。改革开放前,辽宁省仅有一所高校开设食品专业(1958年大连轻工学院食品科学系成立)。改革开放后,开设食品专业高校及相关科研院所如雨后春笋相继建立,1988年沈阳农业大学食品科学系成立,1992年省食品工业研究所、省轻工设计院成立,2004年国家海洋食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落户大连工业大学食品学院,到目前全省已有16所高校开设食品类专业,大大增强了全省食品行业研创能力,同时40年来也为行业培养了数万名专业人才。截至到2017,辽宁省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2个,省级企业技术中心41个。     技术装备不断升级。从改革开放前手工或半制动化生产方式转变为自动化、连续化生产方式,基本摆脱了劳动密集型生产方式。像啤酒、乳品、粮油加工等行业采用大型自动化成套设备和先进生产工艺,劳动生产强度大大降低;一些大型骨干企业开始智能化改造,引进无人车间、柔性化生产,使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均大幅提高。     质检能力有较大提升。对食品安全认识不断提升,规模以上企业基本具有较强自检能力,能够开展标准内绝大多数项目检测,而像乳品、啤酒、白酒等行业,不论检验设备还人员配备都达到了较高水准,基本能够开展全项检测。一些企业检测能力通过了国外检测水平测试,被评定为国家认可实验室。     产业集群不断发展壮大。从2002年沈阳农业高新区成立开始,各市依托自身资源优势大力发展食品工业产业园区,目前全省已有产值10亿元以上园区13个,其中沈阳农高区、大连(庄河)农产品精深加工园区已形成集群化、规模化发展态势,产业规模超500亿元。     40年改革思考:砥砺奋进,经验宝贵     总结过去为了创造美好明天。今天,站在改革开放40年时间节点上,回顾辽宁食品工业40年所走过不平凡历程,有激动也有泪水,有荣耀也有失落,抓住过机遇实现了食品工业快速发展,也走过弯路,错失了历史发展机遇。可以说,辽宁食品工业发展,因新中国而始,因改革开放而成体系,更得益于改革开放全面深入推进步入不断壮大和强势发展轨道。     40年起伏凸显出问题:快速下降后逐步筑底企稳,但回升基础不稳;成本持续增长、效益水平较低,劳动生产率不高、管理相对落后;龙头企业数量少、牵动力不强,产业规模较大、但有效供给不足;主要产品产量下降较快,部分产品达到近年来低值;营销模式落后,有影响力品牌较少,地产品市占率较低,多为中低端产品。     40年历程因素思考:观念落后,还没有与时俱进、充分适应新形势发展需要思维自觉和意识;地区发展不平衡,资源禀赋优势没能有效突显,没能形成产业优势,更缺少形成品牌优势;产业链条不完整、延伸差,产业结构固化、不合理,产品结构缺少纵深、创新活力弱;科技进步与技术创新成果不多、落地转化效率低,内生动力对行业驱动力度不高。     40年发展得到经验和教训证明:对食品工业发展认识和重视关键;解放思想、与时俱进基础;创新驱动动力源泉;良好营商环境和“亲、清”政商关系重要前提;质量安全、诚实守信生命线。     十九大以来,我国进入了新历史发展时期,面对新形势新机遇新挑战,辽宁食品工业将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,持之以恒落实新发展理念,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以全面推进“三品”战略为重点,积极培育行业发展新动能,努力推动行业发展由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,由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。     以辽宁食品产业改革开放40年发展基础、辽宁区位优势、资源禀赋,有习近平总书记对辽宁振兴批示指示精神指引,按照辽宁省委十二届十次全会确定发展思路,在辽宁推动民营企业发展系列措施激励下,有理由坚信,随着新发展理念深入实施、营商环境根本好转、新动能不断聚集,在不远将来辽宁食品工业一定会重振雄风、再创辉煌,不断发挥其在促进经济发展、辽宁全面振兴中支柱作用。